位置 > 首页 > 文库 >梦到一个算卦的老太太,登封一个山上的老太太算卦的梦到老太太给我算命,问我是不是和一个结婚的男人在一起,我说是,老太太...

梦到一个算卦的老太太,登封一个山上的老太太算卦的梦到老太太给我算命,问我是不是和一个结婚的男人在一起,我说是,老太太...

梦到一个算卦的老太太,登封一个山上的老太太算卦的梦到老太太给我算命,问我是不是和一个结婚的男人在一起,我说是,老太太...

时间:2024-04-16 20:59:20

梦到老太太给我算命,问我是不是和一个结婚的男人在一起,我说是,老太太... 听见你说的这个事儿应该就是你白天的时候想多了白天的时候想这个事儿所以晚上才可能梦到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个事如果想起来想了很多遍而且想起这个事就忘不了当成是一个很严重的事当然,晚上就会梦到了梦见一个老太太给我算命,问我是不是跟一个结婚的男人再一起。我说是... 梦见一个老太太给我算命,问我是不是和一个结婚的男人在一起,我说是他说问问非常严重。这个究竟是梦,如果你真的和一个男人在一起,那么你得好好的想一想。
梦到老太太给我算命,问我是不是和一个结婚的男人在一起,我说是,老太太...

听见你说的这个事儿

应该就是你白天的时候想多了

白天的时候想这个事儿

所以晚上才可能梦到

就是日有所思所思,夜有所梦

一个事如果想起来想了很多遍

而且想起这个事就忘不了

当成是一个很严重的事

当然当然,晚上就会梦到了

梦见一个老太太给我算命,问我是不是跟一个结婚的男人再一起一起。我说是...

梦见一个老太太给我算命算命,问我是不是和一个结婚的男人在一起一起,我说是他说问问非常严重严重。这个究竟是梦是梦,如果你真的和一个男人在一起一起,那么你得好好的想一想一想。这个男人到底儿离没离婚如果离婚了婚了,你可以和他在一起一起,我不离没离婚呢婚呢。可以和他在一起了起了。

梦见一位老婆婆为我算卦说我还能活十年是什么意思?

梦见有个老婆婆给我算卦算卦,这两天开始繁忙的日子日子,而你还会为了别人的事情而劳碌奔波奔波,选择你要帮助的人的人,以及正确的切入点入点,对你来说很重要重要。虽然事务繁重繁重,你也不是省油的灯的灯,能够运用智慧去解决各种疑难杂症杂症,不会平白的瞎忙瞎忙,一定利人利己、双赢而有收获收获!

梦到一个不认识的老奶奶给我卜卦,不是算命,是卜卦,就是那种很古老的那种...

说明你有新的机遇有如桃花也有事业事业,也可能是财运财运,一般都是好事

登封 有个算卦 用抽扑克牌算的 先拜什么奶奶 给100块,然后抽六张牌 算...

别信那个那个!我去那算过一点不准不准!

70岁老太请道士算卦,付款前手机上一串数字让她发觉上当,她会怎么做...

黄硕五十多岁多岁,是个游走于社会边缘的人物人物。为了谋生谋生,他尝试过很多工作工作,不是太辛苦就是挣钱少钱少,最后他将主要精力锁定在一个职业上——骗子骗子。

这些年些年,他做过卖保健品的推销员销员,传销组织的讲师讲师,风景区的和尚道士道士,寺庙门口的假乞丐乞丐。前些年收入还不错不错,人傻钱多钱多。可这几年随着网络曝光曝光,以及越来越的人流入骗子这一行一行,行骗的人比受骗的人还多还多。

有一件事给了黄硕很大震撼震撼。某风景区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幌子幌子,组织了一场“山神庙仪式”。黄硕买好了道具和服装服装,准备扮演算命先生先生。像这种场合场合,多是一些善男信女和老头老太参加参加,行骗指数非常高常高。

然而等黄硕来到山脚一看一看,立刻傻眼了眼了。蜿蜒的山路两边两边,都是算命先生先生,从山脚一路延伸到山顶山顶,像两串糖葫芦葫芦,气势颇为壮观壮观。

这么多骗子集合在一起一起,还有个屁收入收入!

传统的骗局已经是红海市场市场,步履艰难艰难,竞争压力大力大。黄硕决定另辟蹊径蹊径,开拓蓝海市场市场。干什么好呢好呢?

现今是网络时代时代,数据才是最挣钱的钱的。黄硕买来十几万份个人信息信息,关在家里进行数据分析分析。

其实买个人信息的骗子也很多很多。但他们大多只是单纯的电话:

“你儿子在我手里手里,拿100万赎金赎金。”

“爸,我嫖娼被抓被抓,快拿5000元保释金释金。”

“我有你出轨的证据证据,拿5万元来收买收买。”……

类似的骗局层出不穷不穷,黄硕觉着太LOW,还容易暴露暴露。他要想一个既挣大钱大钱,又安全可靠的骗局骗局。

黄硕进行海量的数据分析分析,将行骗目标锁定在一个叫蔡老太的身上身上。

蔡老太老太,七十出头出头,生活富足富足,寡居寡居,两个儿子都在外地外地。热衷广场舞场舞。

多年的行骗经历经历,让黄硕很清楚蔡老太的心理状态——怕死怕死,担心失去现在的幸福生活生活。

黄硕准备好一切一切,开始了自己的行骗步骤步骤。

蔡老太出门遛狗累了累了,坐在小区花园休息休息。黄硕一身太极服极服,颇有仙风道骨气质气质,故作不经意坐在蔡老太身后身后。

蔡老太和邻居街坊闲聊闲聊,并不注意黄硕黄硕。而黄硕也不着急着急,装模作样的打坐入定入定。

蔡老太歇够了够了,站起身走身走。黄硕欲擒故纵故纵,并不追上去上去,而是和刚才的街坊继续闲聊闲聊,但话题一直在蔡老太身上打转:“刚才那位老大姐大姐,这辈子没闺女命女命,只有儿子命子命。”

街坊问黄硕:你怎么知道的道的?黄硕说:从她走路姿势上看出来的来的。随后便一字不吐不吐,神秘的离开了开了。

后来街坊问蔡老太求证:你是不是只有儿子没有女儿女儿?蔡老太说:是呀是呀,只有两儿子儿子,一辈子没闺女闺女。你怎么知道的道的?

街坊说:有这么一个打扮的人的人,人家看出来的来的。

蔡老太吃惊吃惊。她搬来这个小区没多久多久,没几个人知道她的家庭情况情况。

这件神秘的事在小区老人中间流传流传。大家说有一个穿太极服的人的人,留两撇小胡子胡子,有道行道行,能看穿人的生死荣辱荣辱。

这件事发生在蔡老太身上身上,她当然比别人更着急着急。出门遛狗遛狗,眼睛不盯狗盯狗,专盯人盯人。寻找那个穿太极服极服,留小胡子的神秘人秘人。

而那个神秘人始终没有出现出现。

其实这是黄硕故弄玄虚玄虚。作为一名新时代的骗子骗子,一个有理想的骗子骗子,他喜欢读书读书,尤其是心理学著作著作。他从这些著作中汲取行骗技巧和营养营养。

敬畏敬畏,来自于神秘神秘。

比如说如说,在学生眼里眼里,校长是个要敬畏的人的人。每天板着脸着脸,打官腔官腔。站在面前面前,即使一句话不说不说,心里也觉着胆寒胆寒。

可是在校长的子女眼里眼里,这个所谓的校长校长,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油腻男腻男。抽烟、放屁放屁,碰到漂亮女人眼睛滴流乱转乱转。

黄硕一星期没露面露面,就是要的这种效果效果。在人们以讹传讹中讹中,将自己神秘化秘化。

一星期后期后,就在谣言越传越广越广,几乎将黄硕描绘为活神仙的时候时候,黄硕及时出现了现了。

那天傍晚傍晚,小区院里人不多不多,天色将晚将晚。蔡老太买了菜回家回家,远远看见前面有一个白影白影,太极服极服,小胡子胡子,五十多岁多岁,与传说中的“活神仙”分毫不差不差。

蔡老太顾不上许多许多,一把将黄硕抓住:“可算碰上你了你了。”

黄硕故作惊讶:“这位大姐大姐,我们认识吗识吗?”

“你不认识我识我,我可认识你识你。说说看说看,你这么知道我没有闺女的女的?”

黄硕装作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件小事小事,不值一提一提,小事一桩一桩。大姐大姐,我要赶着见一位师兄师兄,咱们赶明再聊如何如何?”

“不行不行,好不容易逮到你到你,可不能放你跑了跑了。”蔡老太像警察抓小偷小偷,两只大手死死钳着黄硕黄硕。就差一副手铐手铐。

黄硕说:“我们修行之人之人,言必行行必果必果,绝不失言失言。有位师兄刚从龙虎山下来下来,约好今晚聚一聚一聚。又不这样这样,你我互留电话电话,再约时间地点地点,我绝不爽约爽约。”

蔡老太也觉着自己强人所难所难,于是互留电话电话,分别前一再嘱咐黄硕:“你也别不接电话电话,骗老人家损阴德阴德。”

“好好好好好,我的老姐姐姐姐,我肯定接你电话电话。”

走在回家路上路上,黄硕简直都要笑出声了声了。想起那些骗子同行同行,一味追求“短平快”,不是成功率低就是容易被抓被抓。而他而他,放长线钓大鱼大鱼,让那些受害者自己乖乖送钱上门上门。

第二天一大早大早,黄硕就接到蔡老太打来的电话电话,请他喝茶喝茶。黄硕说昨晚师兄约他一起去海南海南,那里有个老板要开发一处度假村假村,请他们师兄弟看风水风水。

电话里话里,黄硕暗示蔡老太老太,对方给出的价格非常优厚优厚。

后来蔡老太又约了几次几次,黄硕推三阻四阻四,不是帮富商看风水风水,就是给老板测运势运势,把自己包装成日理万机的成功人士人士。看时机差不多了多了,才答应下来见面见面。

见面伊始伊始,黄硕便兜售自己的本事本事。

“老姐姐姐姐,你有两个儿子儿子,一个在无锡无锡,一个在上海上海。”

“你老公十年前去世去世,死于车祸车祸。”

“大孙子2007年3月15号出生出生,脸上有点小毛病毛病,兔唇兔唇。”

黄硕的几句话说得蔡老太诚惶诚恐诚恐,完全陷入对“活神仙”的盲信之中之中。问黄硕:“最近我右眼皮老跳老跳,你看看有什么征兆征兆?”

黄硕装模作样摆弄手指手指,“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跳灾。你大儿子炒股票赔了很大一笔钱笔钱,小儿子也被炒鱿鱼了鱼了。”

对对对对对,说的没错没错。昨天小儿子还打电话来话来,说工作丢了丢了,每月房贷还不上不上。

黄硕故弄玄虚的不说话说话,蔡老太急了急了,拿出几张钞票塞到黄硕手里:“大师大师,你给说说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回事?这一年我们家老走背字背字。”

黄硕凑到蔡老太耳边耳边,悄悄说道:“其实第一次看见你我就知道了道了,你身后跟着一个不干不净的东西东西。”

蔡老太吓得直哆嗦哆嗦。黄硕继续恐吓:“六十多岁多岁,长脸长脸,右眼下有个黑痦子痦子。”

蔡老太直点头点头,“我死去的老公老公。”

黄硕说:你老公一个人在地下寂寞寂寞,想让你去陪他了他了。

蔡老太脱口便骂:“这个老东西东西,活着时候就……”骂了一半一半,看看自己身后身后,又闭嘴闭嘴,问黄硕:“有没有破解的方法方法?”

黄硕捻着胡子胡子,慢悠悠说:“破解之法倒是有是有,就看你是不是诚心了心了?”

“诚心诚心,绝对是诚心诚心。”

“那就好办了办了。”黄硕告诉蔡老太老太,“把你手里的金银首饰首饰,玉器古玩交给我给我,让我在祖师爷面前做法做法,也许可以把你死鬼老公赶走赶走。无论成与不成不成,三天后都会原物奉还奉还,修行人诚信为本为本,不欠俗世一分一毫一毫。”

蔡老太问:“什么时候作法作法?越快越好越好。”黄硕又欲擒故纵故纵,说下星期去云南参加法事法事,这两天要准备一下一下。

“那就今晚作法作法,你现在就跟我回家拿东西去西去。”蔡老太不由分说分说,拉着黄硕就走就走。黄硕嘴上说不急不急,其实心里乐开了花了花。毕竟筹备了这么久么久,终于要得手了手了。

一路上路上,蔡老太絮絮叨叨自己的首饰——2008年大儿媳给买了一个项链;2010年小儿媳给买了一个祖母绿戒指;2013年大儿子炒股票发了发了,买了一对耳环……

黄硕听了心花怒放怒放,这么多金银首饰首饰,这次可是发财了财了。

蔡老太住在三楼三楼,平时不坐电梯电梯。黄硕跟着她爬楼爬楼,才到二楼二楼,蔡老太突然问黄硕:“大师大师,求你再给算个东西东西。”

此时的黄硕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中悦中,满口答应:“有什么尽管提管提,什么升学就业就业,子女婚姻婚姻,股票涨跌涨跌,我都能算出一二一二。”

“那就太好了好了。”蔡老太打开手机上的一串数字数字,提了个问题问题,黄硕瞬间蒙圈了圈了,老太看他神情有异有异,开始发现不对不对。(小说名:《幸亏古代无WIFI》,作者:李白爱吃腊八蒜八蒜。来自:每天读点故事故事,看更多精彩)


梦到一个算卦的老太太,登封一个山上的老太太算卦的梦到老太太给我算命,问我是不是和一个结婚的男人在一起,我说是,老太太...扩展阅读

相关内容

标签索引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首页


网站地图

  • http://www.scottscoffeehouse.com